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互聯網觀察(十六):Uber的不玩,將影響到亞洲矽谷的國際人才

共享經濟是新時代的趨勢,透過互聯網管理,達到省錢又方便的效果,共享經濟最有代表性的就是Uber與Airbnb。而Uber一開始的初衷是利用Uber司機的空閒時間來分享開車載客戶到目的地,順便獲得合理的利潤,而利用對司機與乘客的互相評分社群管理機制,讓消費者更可以找到好的Uber司機服務。這比起路上叫的計程車,開車司機素質憑運氣來決定還要好。


此外,國內的計程車隊由車行把持,這樣的制度導致很多弊病,也一直被國人所詬病著。Uber進入台灣,對現有計程車的制度是不錯的刺激,讓台灣大眾可以有更好的選擇。台灣也開始對這制度出現檢討的聲音,而前行政院長張善政也提出過,台灣可以培養一個本地的汽車共享平台。

「自1月6日公路法修正案上路後,Uber在全台灣已被取締超過48次,累積罰鍰預估超過11億。今天(2日)公路總局開出首張裁處書罰單,將行文台北市商業處,勒令Uber歇業。不過Uber搶先一步,在裁處書『抵達』送達之前,發新聞稿宣佈將 從2月10日起,暫停旗下服務,尋求再起機會。」
看到這則數位時代網站上的新聞,令人不禁擔憂了起來:首先從公路法修正,針對Uber司機實施重罰,而最後導致Uber服務停止。 這似乎是告訴世界,即使你是創新,只要你不符合我的規定,我就給你重罰,罰到不讓你營運。
創新本來是創造或修改過去的東西,但法律是根據過去的環境訂定的,在大環境變化時,舊有的制度往往不合時宜,如何在創新與現有法律制度中找到平衡,是各國發展國力的重點。如果只重法律,「我說的你才可以做」,必然會扼殺某些創新,這也是台灣目前的景況。
之前,透過曾銘宗、許毓仁與余宛如等立委與眾人的努力而有了金融創新八法,讓金融科技創新暫時得以逃過一劫。但是最近針對共享經濟,立法院針對Uber跟Airbnb合作夥伴的設定法律重罰,卻反而是告訴國際上的創新者,台灣不重視創新。

有趣的是,最近揭牌的「亞洲‧矽谷」,一直強調要找國外的創新人才,強化台灣的創新能力。

我不禁懷疑,當Uber在台灣因為重罰而導致停止營業的消息傳到國際上,有多少國際人才還會認為台灣還是一個可以創新,一展長才的地方?而「亞洲‧矽谷」更可能因為缺乏國外創新人才的刺激而減慢步調,更甚者,未來可能流於空談。畢竟,人才是創新很重要的一環。
另外,對應美國的新任總統川普上任,馬上頒布針對「拉克、敘利亞、伊朗、利比亞、索馬利亞、蘇丹與葉門」七國的人民不能入境的行政命令,也在美國的科技界引起了軒然大波。
畢竟美國科技界有一些僱員來自這些國家,而美國科技界很明白,人才無國界,創新的泉源來自人才,川普的這些禁令,對美國創新會有一定的傷害。而川普接下來一系列的保護措施,也必將導致美國在川普領導的這幾年,科技的發展減緩許多。

對比中國在Uber進入中國的態度,中國雖然早有滴滴出行稱霸市場,但對Uber跟百度結盟合作進入市場是允許的,雖然Uber中國在最後被滴滴出行併購,但是畢竟這是市場運作下的結果,比起台灣的重罰Uber導致Uber不玩,我認為這樣的手法高明多了

其實,中國一向會培養自己的國家隊,所以百度、騰訊、阿里巴巴才因此坐大,但是,他自己的國家隊是在中國內部創新、在市場廝殺獲得消費者認可剩下的最後那個。
中國為了國家進步,搶國外技術與人才,可是不遺餘力的,再加上中國國內對創新的鼓勵,提倡試點: 先試試看是否能成再決定要不要延伸到全國其他地區,加上「我沒說的你就可以做」的政策,讓群雄並起,到最後穩定後才發佈新法律來決定方向,更是相對培養創新的好環境。這可以從中國在這幾年的飛快成長,在不少方面的創新都超越台灣可知。川普上台後將讓美國的創新減緩,對照中國靠創新讓國力不斷上升,這樣的消長情勢已定。
小英政府一直強調要靠「亞洲‧矽谷」的創新力來強化國力,也一直強調自己是最會溝通的政府。而Uber因為沒繳稅及一直強調自己不是運輸業,與台灣的主管機關有衝突,在整個溝通過程中,其實雙方都有問題,並沒有看到很好的溝通。但這次對Uber重罰導致它不玩了,我認為對「亞洲‧矽谷」在國際的創新號召力影響非常大。
畢竟,台灣已經沒有太多的籌碼,再加上中國用高薪與很多優惠政策鼓勵台灣人才到中國及中國的創新基地發展,已經讓很多台灣人才出走到中國了。從這個角度看,台灣的未來,創新是否能夠如預期發展,著實令人憂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